YAYA~進度最後階段了。

       《強敵們》第13~14集的心得(含雷)

        劇名《強敵們》,一直讓我無法參透,看到這兩集,或許有點明白了,所謂「強敵」,其實指的就是「自己的內心」,俗稱的「心魔」來著,就算外在環境多麼苛 刻,就算人們總報以不懷好意的眼光,但,這一切的「難」,都比不過自己給自己的束縛。不論是柳冠弼、江秀皓,還有這位,愛八卦卻又沒膽承擔的「南道宇」。

        第十三集的開頭,宛如看了官場現形記一樣,南前輩本就「小肚雞腸」,從柳冠弼、車英真結訓以來,總是處處爭鋒相對,看不起柳冠弼的後台以及傲氣,而車英真 對他來說,根本就是個笨蛋,他以為,身為前輩可以為所欲為,後輩只能維維諾諾,兩次找車英真吃飯,通通別有居心。

        第一次,為了拉攏車英真當證人,証明柳冠弼執傲偏激的個性,車英真卻反過來,成了柳冠弼盡忠職守的好實証,南前輩怒火中燒,就在辦公室削起車英真來,第二 次,南前輩又請車英真吃飯,這回為了探聽「花兒是誰的女兒」,在人口雜亂的小吃攤還大放厥詞,於是遭到車英真的駁斥,這次,卻沒那麼好收尾了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要道歉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因為我知道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因為我知道不是你車英真的錯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要道歉

        南道宇的話,被一旁的記者聽去了,隔天上了大頭條,使得警衛室裡大動盪,南道宇和車英真接受了真調會調查,南道宇也不虧老油條,一馬當先的將責任撇清,讓車英真百口莫辯,只好落得留職查守接著掃地出門。

        就說本三大人長大了,之前車英真安慰他的話,這回換他安慰車英真,只是,你怎麼來個大熊抱咧!親也被你先親了,抱也被你先抱了,冠弼哥的福利太不好了啦!XD

        本三和柳冠弼,都急急忙忙要替車英真證實清白,不過要論效率,還是柳冠弼有一套,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,既然是記者報料,當然就要問問同業的高秀珍記者,不虧是當過記者的,提供了不錯的因應之道,但,重點不是平息消息,而是要得知記者的消息來源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是真心吧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突然對兩人的關係好奇了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和那女的,只是同僚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還是...以上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是哪一邊?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如果我回答是哪邊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那BETA行記者是誰,你會告訴我嗎?

        高記者以其記者的敏銳度,也嗅到了柳冠弼和車英真的「關係」,我看看,她是第六個問的人了,只是沒想到柳冠弼會以這個「答案」來換取記者是誰,實在是,害 得我很想抓高記者來問問,啊柳冠弼是回答什麼啦?不過,大概也知曉答案會是「同僚以上,愛人已滿」XDXD

        本三與柳冠弼的會合,由本三當誘餌,引誘尹記者的上門,說之以理,尹記者依舊不願透露,本三大人立即動之以情,訴說他與花兒之間,明明是親父女,卻相見無法相認,一來自己還未能說是個好爸爸,二來,胡亂報料,無論是什麼結果,最終受傷的一定就是花兒。

        看到13集,才驚覺,之前一直說秀蓮姐太過保護江秀皓,結果讓江秀皓的生命反而一團糟,其實仔細想想,冠弼哥,也是始作俑者,同樣也是以為這樣會比較好, 於是選擇帶著恩英離開,但要說的事,秀蓮和柳冠弼最大的不同是,秀蓮的出發點,是為了鞏固父親的政治地位,為了家族的名聲,但若要說她是有替多弟弟著想, 或許有,但她一心就只想掩蓋事實,甚至全家人都騙了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那時那樣的離開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以為是為你和恩英著想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現在回頭想想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還不如那時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把所有的事都如實告訴你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管做什麼樣的選擇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都是你秀皓的事

        而柳冠弼,純粹的出發點,只想讓秀皓和恩英都好,否則誰願背負著罪名離開,讓自己最親的朋友誤解,還讓自己敬愛的總統爸爸傷心,以為當年離開是對的,卻沒 想到,秀蓮這個不確定因子,不但讓失去記憶的江秀皓,重新灌輸錯誤的想法,還讓母親嚴重曲解了柳冠弼的人品,幸好,她還不敢到父親面前搬弄是非,否則事情 也不會八年後才崩解。

        回頭說到車英真,一個人獨自在會議室寫著辭職信,心中很委屈,明明不是自己的錯誤,卻還要味那個偽君子揹黑鍋,好不容易當上了女警衛官,卻要為這樣的理由離職,說什麼,也嚥不下這口氣。

        走出忠正館,柳冠弼堵在外頭,還有一整天也忙奔波的江秀皓,車英真化悲憤為力量,拉著兩個人去唱歌,可惜沒看到柳冠弼唱呀~唱完再續攤喝酒吃燒肉,結果, 同僚們一個一個接著報到,車禍還沒痊癒的氧氣,以及楊前輩、朴前輩,還有同期的朋友,哈,唯獨缺了南前輩,被眾人排擠啊?可惜沒有邀請飆科長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你和車英真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加上江秀皓你們三個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肯定會有後悔的那天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我會那麼做的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臭小子

        看到上面這段話就知道,南前輩示威了,不過卻是最後離別的狠話,在柳冠弼提出監視錄影帶,以及尹記者好心贊助的MP3錄音檔,狠狠搓破南道宇的謊言,是 的,在這裡可用「囂張沒落魄的久」,來當作南道宇的注解。可是編劇還不打算撤手,硬是又讓南道宇在後面有戲份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就當是對默默守護我的朋友和她女兒的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柳冠弼警衛官的禮物吧!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其實剛開始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以為柳冠弼警衛官是為了保護江秀皓才那麼做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可是現在想想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說不定是為了保護別人

        高記者約出了車英真,還將自己備份的記憶卡送給車英真,那張記憶卡裡頭存著,派對那天江秀皓吻車英真的照片,高記者其實人還不錯,只是當初她們相遇的時 候,高記者懷抱著報仇的心態,處處與江秀皓為敵,與江秀皓為敵,就等於與兩位隨行警衛官為敵,這下,連高記者也來點明,為什麼柳冠弼會那麼急著追討記憶 卡?不是為了江秀皓,那,為誰?車英真應該心知肚明了。

        接下來的場景,請自動加精,堪稱《強敵們》開播以來,最閃、最曖昧、最粉紅光波的一段對手戲,儘管我還是嫌柳冠弼太「幣素」了啦!人家江秀皓親也親了,抱也抱了,怎麼你和車英真之間,還在那裡純純愛戀,實在是,很沒有給車柳配的觀眾福利喔!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這是什麼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妳不是要當大韓民國第一女警衛官室長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是說要指使我個夠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說不定妳,還能坐上那位置呢!

        柳冠弼趁著江秀皓在樓下學舞的空檔,跑上車英真的門外等她,還記不記得,第11集的醫院場景?記憶猶新,車英真拿著柳冠弼的辭呈,帥氣撕毀,這下換柳冠弼 拿車英真的辭呈,再度撕毀,這一來一往,只能說,妳們也太有默契了吧!柳冠弼還用車英真的「豪言」回敬,就說,這一對的對手戲,總是令我再三回味啊~

        來了,超級閃的一幕,當車英真接回被撕毀的辭呈,忽然喜極而泣,這個柳冠弼,居然,很難得的,緩緩伸出右手,輕輕撫摸著車英真的瀏海,這一幕,說有多閃就 有多閃,閃到我半夜看戲也忍不住大叫,太閃啦!柳冠弼耶!外冷內熱的傢伙,縱使心中有許多情感爆發,但,卻是會不斷的壓抑制止,瞧瞧,要他能夠這麼順應情 感的觸摸車英真,可真是開播以來,最值得大夥兒放煙火的好進展!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其實,今天一整天都在腦子裡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很好奇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什麼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我對你而言,是什麼樣的人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有著什麼樣的意義?

        車英真回想著高記者的話語,直接了當問柳冠弼,此時重點來了,氣氛美、燈光佳,兩人的鏡頭還拉近,眼看著,可能會出現本劇首次的車柳配接吻,怎料,就被小花兒給搞砸了!呵呵,其實接吻戲碼我自己想像的啦,不覺得,當時的感覺很像是會來點KISS鏡頭嗎?

        「我對你而言,是什麼樣的人?」如果是以前的柳冠弼,他一定會不加思索的回答:「好拍檔、好朋友」,但在這裡,柳冠弼沉默了,很想說出心底的答案,可是, 又怕這個答案的結果,會造成難以承擔的後果,如果回應是好,不僅能當好拍檔、好朋友,還能成為好情侶,但如果回應是壞,那該怎麼辦?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和柳冠弼在一起的那段時間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我是不是沒法贏了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好像是因為剛才花兒說的話而產生了誤會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柳冠弼和我不是那種關係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拋開男人女人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我們只是好搭檔和好朋友!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柳冠弼也會和妳一樣想法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柳冠弼也只把妳車英真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當做搭檔當作朋友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妳認為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男人和女人之間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存在那種單純的友誼嗎?

        江秀皓提議四個人到海邊玩,小花兒提出附議,奇怪的是,當柳冠弼開車,車英真坐在副駕駛座,這一整個鏡頭帶起來,居然那麼像是一家四口的出遊,江秀皓就好 似...柳冠弼的兒子一樣,呵呵,其實他跟花兒的相處,根本比較像兄妹,江秀皓童心未泯,對於花兒,這個血緣上的女兒,不熟又陌生,江秀皓一點沒有爸爸味 道,是的,柳冠弼不僅沒失去花兒,還多了一個大孩子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喝了一杯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想起妳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所以就來了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沒關係吧?

        總統一家「接見」了小花兒,再次激賞花兒的早熟懂事,看著花兒與真正的家人相處,柳冠弼,就如同個外人似的,儘管他撫養了花兒八年,但到頭來,是不是什麼 都沒辦法掌握?此時,卻又出現令人驚喜的舉動,柳冠弼跑去找車英真訴苦,不是找江秀皓,畢竟他是花兒的親爸爸,不是找花兒,畢竟她還小,柳冠弼帶著微微酒 意,就這樣直接站到了車英真面前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那真的是為花兒著想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還是我的貪心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我搞不清楚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所以太痛苦了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最重要的不是在哪裡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而是跟誰在一起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是嗎?

        柳冠弼痛苦的抉擇,是該讓花兒回到家人身旁?還是繼續留在自己身邊?哪一邊會對於小花兒最好?為了花兒的幸福著想,到底哪一邊,才是最好的選擇?柳冠弼不 斷做著心理建設,以為,這次的回來,自己可以灑脫的將花兒交給總統一家,怎知,他將八年相處的感情,想的太簡單了,或許他自以為的簡單,這樣,他才能夠放 手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管做怎樣的回答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都會後悔的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語言就是這樣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只要說錯一次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就再也收不回來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在說出去的瞬間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就成了改變不了的事實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因此埋在心裡的話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有多少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把那些話都埋在心裡,沉重的還能生活嗎?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累嗎?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與其失去什麼人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還是那樣好

        當車英真第二次問「我對你而言,是什麼樣的人?」,柳冠弼給了這樣的回答,不說出正確答案,只怕,答案一出,所有的關係都會隨之改變,為了避免這樣,他選擇深埋心底,不管結局可能好可能壞,他寧願選擇最保守的那樣,不說,就是不說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與其什麼都沒說就後悔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就算會受傷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乾脆說出來再受傷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會不會更恰當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那樣才能再邁出下一步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不是嗎?

        柳冠弼終於跟花兒坦白了身世,看這對父女懷抱痛哭的模樣,真的令人鼻酸,此時,車英真的話語一邊響起,是為了花兒,也為了柳冠弼,當真相說出口的那個瞬 間,或許花兒小小的內心受到傷害,但好過從別人口中得知真相,世上沒有秘密,就算柳冠弼不說,以他身邊雜嘴的人何其多,聰明的小花兒也是會明白的,倒不如 就由柳冠弼自己說,傷害的衝擊也能降到最低。

       又要回頭說南道宇,看到他手中拿著的那把槍,實在是不禁搖頭,好好一個人才,居然也想幹出壞事,故事即將結尾,南道宇你就別出來攪局了。看樣子,他即有可 能襲擊本三大人,啊咧!他是總統的兒子耶!前警衛官襲擊本三,那可又是青瓦台的一大醜事,飆科長,您辛苦了。     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