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四度目の氷河期》




【作者】萩原浩
【譯者】章蓓蕾
【出版社】 麥田出版社
【出版日期】2008年10月10日

       光看書名,應該很多讀者都看不出所以然,這本是史前世界的冒險故事?恩,或許可以這麼說,這是一個原始人的小孩在現代叢林的成長冒險故事。

        這本書的規模也相當扎實,為《明日的記憶》作者荻原浩先生2006年的全新力作,這回主人翁是一位17歲少年-南山涉,從小就跟別人不一樣的小夥子,髮色淡棕,上課也不得安寧,總像是身上有蟲子一般,動來動去,而唯一能讓他定下心來的,就是他家後面的秘密森林,因為與媽媽獨自居住於小鄉村,與眾不同的個性、長相,以及媽媽的工作、過往,總讓南山涉遭受鄰居、同學的排擠、冷眼相待,當五年級的時候,南山涉發現了身世之謎,原來,我是原始人與現代人的混血兒呀!

       本書以倒敘的手法,讓讀者能夠參與小男孩的成長階段,混血兒對於鄉村地方來說,還真是一個相當特殊的存在,人們對此又害怕又好奇,總是說些流言蜚語來合理自己的想像,因為女人獨自帶著孩子來到這裡,加上孩子獨特的外型,什麼難聽的話語,就這樣李家長張家短的八卦,四歲的小男生不懂這些,反正他的世界就是媽媽與住家四周。他遭遇了許許多多的同學與老師,各式各樣的都有,惡霸、小團體、三姑六婆,當然也有真心關懷的良師摯友,不以外貌取人,不輕易聽信流言,給予最直接的溫暖。

       漸漸長大了,小男生驚覺:我跟別人不一樣!不過其實仔細瞧瞧,不過是小男生要蛻變為少男的徬徨階段,對於南山涉而言,為什麼我不一樣?為什麼我的身體好奇怪?種種對「青春期」轉變,小男生的天馬行空,將自己定位為克羅馬農人的「唯一後裔」,為了符合克羅馬農人的生態,開始想像那個時候的人們是如何抓魚,又是如何磨製石器,同時還自己發明了克羅馬農語,興奮之餘喲喝幾句,還真頗有原始人的味道。

       原始人與現代人的另類交流,小女生-紗知的出現,讓向來獨來獨往的南山涉第一次有了夥伴,儘管嚷著真是麻煩,就像是天生注定一樣,氣味相投的兩人,有著同樣的視角,不因為彼此的「特殊」而感到厭惡,總是帶點小大人似的憂鬱,莎知雖然大而化之,卻也常常溫柔地提醒南山涉,這一對細水長流的小小戀人,緩和了真相的冰寒刺骨。

       孩子的世界總是充滿著想像,同時也用來抵抗現實世界的冰冷、制式化,大人們總是要求,大象只能是灰色、天空只能是藍色,當孩子以自己的記憶繪畫時,總是一臉不可思議,頻頻暗示是否應該找找醫生諮詢,孩子也漸漸地與大人同化,喪失了想像的能力,至少對他們而言,如此才能與現實接軌,不被別人排擠。

       如果長大了,是否就代表自己的想像終將幻滅?對於大人們而言,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荒謬可笑,不可能,就是不可能,克羅馬農人怎麼可能還有小孩,雞蛋怎麼可能是圓形,以大人的角度來看,或許這世界的就如同冰河時期一樣,吸進冰冷的氣體,呼出刺人的話語,來說明這世界的真實面貌。

        《第四次冰河期》跟《囧男孩》的異次元,有著異曲同工之妙,如此相同的「執著」,南山涉為了成為正港的克羅馬農人,放學後就是跑去撿石頭,製作石器,一號二號為了他們的異次元世界,跑去撿瓶瓶罐罐換錢,滿懷期待縮短與「夢想」的距離,就算「真實」得如此不完美,又何妨,正因為從夢想破繭而出,孩子們才能蛻變成長。

        友情、親情、愛情,有的甜蜜、有的苦澀、有的更是殘酷,在少男少女的青春期裡,種種似曾相識的舉動,都令人不禁莞爾一笑,誰不也都年輕過、荒唐過。

        從孩子的眼中看世界,簡單又純粹,夢想與勇氣就足以稱霸,大人成為大人之前,還不都只是小孩子,如果忘了當初窺探世界的角度,那就來看看《第四次冰河期》吧!或許,也能成為下個孩子的夢想守門員。


以下心得會外事
        感謝麥田出版的試閱本。

         我覺得這本書翻拍成電影也不賴說。看日劇習慣了,總會不自覺想替書中人物挑選演員。
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