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年冬季檔倒數第二篇...吧?

        第二位兩好球三壞球的編劇....XD

 

        故事以「法醫學」為主軸,透過五位東凛大學法醫學研究生的互助合作追根究底,一一傳遞死者最後的聲音,同時也在不斷的考驗衝擊中,釐清各自迷惘頓足的心。嗯,好像就是這麼簡單的劇情喔?

        開播首集,便完全推翻我的想像,嗯,還真「淡雅脫俗」,還以為「法醫學」的題材會有多麼腥風血雨、針鋒相對、戰戰兢兢、槍林彈雨...等等,反正就覺得應該會走《CSI》路線(儘管我沒看過XD),而待真正播出後,哇嗚,居然可以這麼這麼這麼「清淡」的處理,一時間還真難以調適,本來還做好可能會有好些個「實際解剖」的場景(說真的,還有點點點小期待),然後主角們可能還會親自上場,結果哩,從頭到尾都由法醫教授、助教負責操刀,而年輕主角群卻是負責搶偵探們的飯碗,加上編劇大人刻意淡化「刑警」的功用,讓這群主角們忙進忙出,又是親臨探訪、又是實地演練,最妙的一點是,每集都是由男主角加地大己的「推論」畫下句點,「好像」、「應該」、「可能」等等,對於「釐清真相」來說,還真是不可思議的詞彙,實在欠缺說服力,感覺永遠都未完待續。

        但也因為主角們的忙碌,讓我實在好奇日本法醫學負責的範疇及實際工作情況,所以查了一下,正如本劇所呈現的解剖場景,日本的法醫鑑定是由大學學術單位(醫學院法醫學科)負責,解剖的同時還有刑警在旁觀看,法醫教授解剖的同時,解剖過程的情況一一描述,助手負責將解剖的過程錄影、錄音、筆記、拍照,而刑警遇到不明白的地方便提問,負責解剖的法醫教授即當場給予回應,是的,所以再一次提問,主角群在忙什麼哩?又為什麼,編劇視刑警於無物?好吧,或許本來編劇大人的重點不是「結果」而是「過程」吧...。

        說到法醫,我便聯想到台灣的楊日松先生,他曾經說過:「法醫是犧牲奉獻,希望達成兩安,即『安心』與『安息』。經過專業鑑定,協助無名屍、無頭公案,釐清真相,讓人『安心』;協助死者找到兇手,死者才能『安息』。」恰巧就與本劇所要傳達的理念不謀而合,只可惜不論日本或台灣,法醫學方面的專業人才也最為欠缺,畢竟在「生者」的想法中,「死」往往說是最為禁忌、甚至抗拒的領域,尤其法醫的工作更必須承擔一定的風險,正如在第八集的案例中,桐畑哲平因為移送死者檢體的小失誤,而遭遇到可能感染B型肝炎的危機,冒著生命危險、傳達死者最後的訊息,也唯有法醫能夠搭起生與死的溝通橋樑。

        最令我意外的絕對會是第六集,因為特別來賓-志田未來居然不用「打卡下班」,透過這特例的一集,還真讓我上到了寶貴的一課,原來「法醫學」適用的對象不僅是死者,經由法醫學的血液檢驗分析以及精神鑑定,還能協助主治醫生診視病患的實際情況,第一次曉得法醫也是會接觸活生生的人類呀!而印象最深刻的一集,就是前面提到的第八集,除了哲平的感染風波,還有死者的生前過往,最後不顧自己,拼了命也要保全小孩屍體的專業,讓我深深為之動容,各行各業都有著潛在的風險,但卻仍有許多專業人士堅守著崗位,這一集強烈感受到了「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」的真正涵義。

        本劇的編劇大人-金子茂樹,成名作品為2007年的《求婚大作戰》,接著2008年挑戰《蜂蜜幸運草》,然後就是這部2009年法醫學新題材的《VOICE》,其中共同的特點都是-青春、微愛、友誼、成長,好巧不巧,編劇大人這三部作品都有接觸,只可惜到看完《VOICE》後,還是沒有改變我對這位編劇的看法,之前就曾經提過,金子茂樹是位很會寫「點」的編劇,卻無法將「點」的悲傷、歡樂、沉寂做完美統整,以至於,剛看到的當下或許感動、或許狂笑,但卻不會留下特別深刻的印象,有是有,只可惜僅剩那「一點」的悸動,而且本劇最令我詬病的應屬「太做作的溫馨」,像是為了催淚而催淚,硬是要把劇情通通導向「足甘心ㄟ」,或許有人會說,本來《VOICE》就是要走這樣溫暖人心的路線,是這樣沒錯,我也是「金子式淚點猛攻」的受害者,從第一集看到最後一集,還不都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沒辦法,金子先生實在太會抓「淚點」了,只不過劇中出現許多BUG,還真是很難留個幾滴眼淚就能掩飾過去的說。(攤手)→此處套句最近的流行術語就是-BUG很大~~XD

        瑛太飾演加地大己,東凛大學醫學部學生,雖然一副天然無害,卻是個心思細膩、觀察敏銳的人(同時更是個好奇寶寶),原本取得「心臟外科學」的合格資格,卻因為法醫學的佐川教授從中作梗,硬是讓大己成為法醫學研究班的一員,儘管曾經對自己的未來有所迷惘,後來決定依自己的「天賦」繼續修研法醫學。瑛太的初次主役,只能說中規中矩囉,好歹瑛太也是經過千錘百鍊,演起有點天然呆的大己,還是能夠維持一股帥勁,與小秋之間的曖昧互動,雖然真的只有輕輕一撇,但也算是聊勝於無啦!誰叫這又不是一部純愛劇!是說,瑛太也早該擔綱一部純愛劇了吧!

        生田斗真飾演石末亮介,東凛大學醫學部學生,大己的麻吉,因為害怕接觸「活著的人」,而選得法醫學,實際上也是對院長父親的一種反抗,在一派輕鬆無畏的外表下,背負著繼承自家醫院的重擔,平常都在石末綜合醫院打工。「石末亮介」對生田斗真來說,應該還算是滿容易掌握的角色,有點屌兒郎噹、更多的有情有義,尤其與大己的一搭一唱,實在是妙到極點,面對愛問「為什麼?」的大己,亮介就好像媽媽一樣,對於這個十萬個為什麼的小孩大己,總是耐著性子回答,但最後還是會被搞到不耐煩就是了!XD

        石原さとみ飾演久保秋佳奈子,暱稱「小秋」,東凛大學醫學部高材生,為了釐清母親的死因而選擇了法醫學,讓一干斷定絕對會加入「腦神經外科學」的教授們跌破眼鏡,身為法醫學研究班的一點紅,因為男生們的活潑外向,讓一向只懂死守專業條文、書籍的小秋逐漸打開心房。再次看見石原さとみ,還真有「吾家有女初長成」的驕傲,從一開始在《冰點》SP驚呼:「好像韓國人」,到《謎》的愛錢奸詐女老師,《VOICE》裡的石原更增添了小女人魅力,甚是欣慰呀(拭淚)。

        遠藤雄弥飾演桐畑哲平,東凛大學醫學部學生,儘管是牙醫世家,但卻因為喜歡太熱愛《CSI》,而加入法醫學研究班,每次都不懂得看氣氛胡亂發言(俗稱的GY),常常被羽井追著打,後來遭遇感染風波,一度想退出法醫學。啊啊啊啊啊啊,難怪我覺得遠藤雄弥好眼熟,結果查了資料,原來就是那個《交響情人夢》永遠的第二名-大河内守啦!天啊!換個髮型,就變得更有型哩,我還在納悶遠藤雄弥到底是哪號人物,居然還連投兩季(2009年春季檔《白い春》),而且,《打撃天使ルリ》就有看過他了說= =嗯,不過在《VOICE》還真的比較亮眼。

        佐藤智仁飾演羽井彰,東凛大學醫學部學生,曾經因為年少輕狂而差點入獄,當時靠著法醫學才洗清殺人嫌疑,遂從決定洗心革面,認真苦讀考上醫學部,每次都因為哲平的笨蛋發言大動肝火,看似粗獷、勇者無懼的外表,實際上初期進入解剖室時,總是被扛著出來。佐藤智仁實在很適合演不良少年,呵,不過我越看就越覺得,還是很像泰國演員UMM啦~原來他跟遠藤雄弥在《ホカベン》就有合作過哩!

        濱田マリ飾演羽井鳳子,羽井的母親,經營一間沖繩風格的小飯館,但裡頭卻賣著一堆奇怪的料理,什麼地方的風味料理都有。名高達男飾演石末貴之,亮介的父親,同時是石末綜合醫院的院長,期望亮介能夠繼承衣缽,豈料兒子卻總是與自己唱反調,結果兩人卻反而因為法醫學,而化解彼此的心結。

        山崎樹範飾演大和田敏,劇中戲份最重的刑警,當然也是唯一的一位,常常調侃小姑獨處的玲子助教。さとう里香飾演堀井奈津美,石末綜合醫院護士,亮介的好友。

        泉谷しげる飾演,東凛大學法醫學技官,喜歡聽Perfume之類的重音樂,不曉得從什麼時候開始,多了哲平在旁使喚,常常以CD、演唱會門票作為優先化驗的條件。矢田亜希子飾演夏井川玲子,東凛大學法醫學助教,學術理論派,對於佐川教授的放任教法難以認同,有時候常成為亮介的談心對象。不瞞各位,其實這還是我第一次看矢田亜希子的演出。

        時任三郎飾演佐川文彦,東凛大學法醫學教授,個性溫和,喜歡喝中國茶,對於學生們採取完全信任的放牛吃草,自作主張更動加地大己的錄取項目,一切都源自於15年前兩人的相遇。

        從頭到尾,感覺都是淡起淡落,對於習慣了月九「霸氣」的我來說,《VOICE》還真是弱了很多點,儘管三位主秀-瑛太、生田、石原皆具一定的知名度,讓觀眾有機會瞧瞧這竄起的年輕勢力,同時還打出日劇最愛的「友誼五人行」安全牌,提供了不少笑料以及微微粉紅閃光,但可惜編劇並沒有讓五位年輕演員有太多的表現,著重在案件分析以及「法醫學」的知識推廣,儘管創新的爆點並非絕對,但每集的既定公式卻也容易讓人厭倦,到頭來,好像就只能靠五人行的打打鬧鬧來撐完(還真的成為我每集唯一的期待),至少對我而言,少了一股「味道」的《VOICE》,真是一大耐心與毅力的挑戰。

        說實在的,我看《VOICE》就真的是在上課,只因太好奇法醫學了,這個令人有點膽怯卻又不算陌生的專業領域(多虧新聞報導&《玫瑰瞳鈴眼》)。雖然《VOICE》似乎沒有想像中那麼精采,卻又因為五位主角們的互動,令人捨不得PASS,結果,就這樣有一撘沒一搭看完了整部戲,嗯,當真學到不少法醫學的知識,好吧,我滿足了。XD
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