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A Map of Home》



【作者】朗達.婕拉爾(Randa Jarrar)
【譯者】江淑琳
【出版社】大塊文化
【出版日期】2009年6月25日

         故事描述一個名為妮達莉的小女孩,在波士頓出生,在科威特長大,母親是埃及和希臘的混血,而父親是巴勒斯坦人,個性活潑外向,想法天馬行空,使得父親和母親都對妮達莉相當頭疼,無憂無慮的童年生活就在克拉克的侵襲下宣告終結,妮達莉一家開始不斷遷移住所,這是本小女孩的成長劄記,也是本以絕對無敵幽默感談論夢想、衝突、歸屬感的作品。

        以輕鬆又獨具詼諧的寫作手法,帶領讀者認識新生代中東人的內心世界,在那個世界裡,民族、信仰、文化的衝擊,不再是步步為營,反而可以用更加包容的心態,來接受不同的人、不同的上天、不同的風俗民情,年輕人總會想,唉唷,有這麼嚴重嗎?怎麼說到不同宗教的「老天爺」,就非得讓老師火冒三丈,妮達莉在她豐富的「種族融合」下,造就她思想的無比遼闊,同時也宣告女性的自主權。

        《帶走月亮的女孩》推翻了以往對中東地區女人們的想法,感覺她們應該都是最無法為自己發聲的群體,可是在這本書中,卻一再對妮達莉的媽媽拍手叫好,好一個精湛的「髒話連篇」,可以溫柔也可以很豪邁的母親,溫柔守護著妮達莉,然一旦與老公有所不對盤,立即回予反擊,霹靂啪啦的,絲毫不留情面,結束攻防戰後,就跑去彈奏悠揚的鋼琴樂曲,此處也與被迫放棄夢想的老公成了絕佳對比,妮達莉的媽媽可以千方百計讓自己的夢想延續,每搬到一個新地方,就是有辦法再變出一架鋼琴來,我想妮達莉某些部分的小叛逆,都是媽媽的真傳吧!

        父親從一出生就期望,喔不,是根本就把妮達莉當作男孩兒,甚至連妮達莉這個名字還是從男生名硬凹的,擁有詩人絕對浪漫思緒的父親,卻也不得不接受現實,放棄以詩人為業的夢想,成為了一個建築師,父母親總愛會把自己未能完成的夢想,強加於孩子身上,要他們學音樂學美術,逼他們繼續著父母的夢想,可缺忽略了每個人的獨特性,小妮達莉便是如此特別,在父親的強硬監控下,整天進行未來職業的洗腦,妮達莉還是隨著自己心志發展夢想,在與父親一次次的衝突對立中,反而塑造妮達莉不怕挫折困難的強韌,最終任誰也無法阻止,妮達莉以筆揮灑人生精采的堅持。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妳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,但是一定要把家鄉放在心裡

        常常就在想「搬家」二字,其實很超現實,因為我們只是將家裡頭的東西,搬到另一個建築物中,稱之為「家」的那種感覺、那種氣氛,卻是永遠無法複製到另一個住所,小妮達莉在戰爭來襲後,從科威特搬到埃及,又因父親工作的關係,最後搬到美國居住,一次次的遷徙,總感覺落下了什麼東西,「最後才發現,我沒有帶出來的是『家』」,簡單的一句話,便將人們心中那股嘆息做了完美註解,原來心中那股無以名狀的失落感,把家鄉放在心裡,可惜卻不在身邊。

        人們對於家有不同定義,但似乎總是很有默契的,將自己最原始居住的地方,才會冠以「家」這個詞彙,那個見證自己出生、成長,以及熟悉的一草一木,是無論搬移到什麼地方,都沒辦法再次體會到的踏實感,無論人們是因為什麼原因搬家,而我相信的是,沒有人喜歡搬家。

        我只能說,閱讀《帶走月亮的女孩》時,心情相當愉悅,不時被妮達莉的鬼怪想法惹得狂笑不已,妮達莉一家人與家族成員實在太可愛了,讓人幾乎都忘了她們正遭受戰爭的威脅,以樂觀又正向的態度向戰爭予以控訴,作者相當清楚知道,如何用更淺顯又具幽默感的筆法,讓讀者可以更親近新時代的中東,噴笑的同時,給予讀者許多自行想像的空間。


以下心得會外事
        感謝大塊文化的試閱本。

        這是一本很好笑很好讀也很有感覺的作品。

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