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咪,第四集沒了(翻桌)

        昌敏媽跟昌敏爸,真是天差地遠啊!

        剛開始,就在猜,珍熙要見的恩師,應該就是昌敏爸吧!編劇不「說」,先是珍熙在車內的神情,完全不像是要跟恩師答謝,明知道不該見面,卻又不得不受到對方恩情的模樣,再者兩人見面後,恩師對珍熙感情狀態的探問,亦顯示兩人有著交情,最後由昌敏媽拿起禮盒公佈答案。

        想來,除了珍熙媽以外,昌敏爸是世界上第一個賞識她的伯樂啊!不像昌敏媽有這麼深的門第之見,昌敏爸明顯對這「前」媳婦兒很是滿意,同時亦看出了她在醫療方面的才能,肯定是有潛力,否則普通人這麼晚才起步,也很難在六年內就考上實習醫生的資格吧!

        昌敏爸媽的婚姻也真夠嗆的,昌敏媽是個好媽媽,但應該不會是個好妻子,昌敏爸啊,好像跟兒子的感情也沒有很深厚,跟昌敏媽之間更不用說,相敬如冰,想來是因為昌敏媽的娘家勢力龐大,壓得昌敏爸很像入門女婿的一樣吧,與其待在整天賣弄權勢的家裡,還到不如接觸大自然來得輕鬆自在。

        到底昌敏爸會不會接受副院長的職位?依他對珍熙的疼愛,搞不好會為了協助珍熙而接受?但如果昌敏爸也進了同間醫院,嘖嘖,感覺珍熙會陷入最大的困境,只要昌敏媽一鬧,整間醫院翻了還算客氣啊!

        醫院裡,珍熙和昌敏遇到醫藥業務員,昌敏結婚後的工作,看著業務員低聲下氣的推銷,在珍熙心中,昌敏是全然高高在上、受人推崇的,但醫藥業務員怎麼可能需要這樣的工作特質,珍熙看向昌敏,頭一次感受到,昌敏為了倆人的家庭,真的辛苦了。

        回到劇情,因為電梯停電,而不得不由實習醫生切開氣管急救,感覺一切穩當的昌敏,拿起手術刀卻遲遲無法下刀,原來他也未曾實際切過氣管,珍熙在一旁瞧得分外緊張,眼見昌敏還是無法突破壓力,明明自己也抖得不停,卻自願開刀,在昌敏的協助下,珍熙完成了。

        這應該是第一次,珍熙從昌敏那裡得到讚賞的眼神吧!

        國組長趕到,第一個直覺就是昌敏主刀,珍熙急著解釋,卻被昌敏擋了下來,昌敏不是為了逞英雄,而是他明白,實習醫生沒有接受主診醫生指示便擅自開刀,問題可大的很!

        電梯內只有珍熙和昌敏,完成急救的,大家理所當然就只會想到昌敏,珍熙不說破,甚至還出現「男人背後的女人」的神情,看著昌敏接受眾人的吹捧,只是電梯內,還有隨行的男護士,國組長很快就知道的完整經過,總覺得國組長對珍熙很優待,對昌敏很嚴苛。

        對於不屬於自己的榮耀,昌敏被捧得滿身不自在,但比起這些,無法順利完成氣管手術,最讓他懊悔,而對於同樣處於緊繃狀態下,卻比自己更有勇氣執刀,或許六年的分開,珍熙不一樣了。

        珍熙從國組長那兒得到了成為實習醫生以來的第一個讚美,「做得很不錯」,簡單的話,就讓珍熙宛如飛上了天,六年的辛苦,能得到這句讚美,值得了!珍熙完全是個簡單的傢伙,給一點顏色,就自個兒捧成了神之手...

        反觀昌敏,或許同樣是明白人,所以國組長不給什麼愛的教育,直接就是鐵的紀律,告誡昌敏切勿說謊,很容易演變成重大醫療事故,昌敏完全忘了電梯內的男護士,氣噴噴直接找上珍熙算帳。

        咦,原來,昌敏還疑似搞外遇啊!嘖嘖,翻出這個案外案,找上珍熙問罪的昌敏,卻意外成了兩人的離婚大審判。

        昌敏是理性的,珍熙是感性的,昌敏唯一的失控,就是與珍熙相遇、相愛、結婚,亞凜問昌敏,喜歡怎樣的人,昌敏回答,要一切都很合拍的、有默契的,只是這些,在現實的折磨中,也漸漸不重要了。

        原本手術順利的口腔癌患者,病情急轉直下宣告不治,急診中心被告知會可能追究相關責任,尤其還是由實習醫生完成氣管手術,風波只會更大,珍熙當下可真的茫然,不知情的眾人還憐憫地看著昌敏,但昌敏第一時間便是看向珍熙(奇怪哩,他怎麼會知道珍熙站的位置,太有默契),看著珍熙轉身奔離,昌敏立即追上去。

        原本珍熙還能說服自己,沒事的,跟自己沒關係,畢竟已經盡力完成氣管手術了,連國組長都稱讚了,但病患的死亡、連帶責任的追究,還是讓珍熙崩潰了,當醫生必然會接觸死亡,但珍熙沒想到,自己第一次負責執刀的病患卻死了,沒有任何想法,只顧著哭泣。

        昌敏說著理性必定殘酷的話語,要讓珍熙冷靜下來,一如昌敏知道的珍熙,在情緒當頭是完全聽不進勸的,但這是醫院,太多的個人情感只會拖垮自己,昌敏把責任扛下,不單是為了珍熙,更是為了團隊。

        最後來說一下亞凜的相親事件,因為昌敏媽的攪局,意外讓亞凜的身分曝光,昌敏對於亞凜的隱瞞很不諒解,以為她是故意要捉弄自己,冷著臉不聽不聽就是不聽亞凜的解釋,亞凜是個把話一定要說開的個性,主動突破了這莫名奇妙的僵局。

        昌敏這個人啊,只要是他認定的,就不再接受任何訊息,一就是一,沒什麼好多說的,於是電醒後,就是找珍熙算帳、得知亞凜身分後,便不理會亞凜、被國組長臭罵一頓,當然不聽珍熙的解釋,面對昌敏的誤解,珍熙也沒有為自己解釋,反而問:「你知道我們為什麼離婚嗎?」。往往昌敏的認定都會被否定,接著,就會看他非常彆扭的想和解,又礙著面子,說些更令人生氣的話,昌敏某個層面來說,小屁孩無誤。

        結果這兩個前夫前妻,都有個最要命的共通點,一個是被感情控制,就完全封閉了對談,一個是被自己的判斷凌駕,也完全封閉了對談,兩邊都不通,還沒有能夠疏通的親友(昌敏媽巴不得快拆、昌敏爸沒得說、珍熙媽又壓不過昌敏媽),阻塞久了,難怪會爆發。

        怎麼感覺,第三集比第四集,更適合當第四集?簡單來說,第四集,沒進展。以上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