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支持連署:刪減昌敏媽戲份....

        到了第六集還在亂...

        雖然昌敏媽的存在是必要的,如果沒有這位容嬤嬤,《急診》就顯得太和平了,只是令人不爽的是,這個容嬤嬤到底要欺壓珍熙到什麼地步,以前,還是媳婦兒,還有個「順理成章」的身分可以惡整珍熙,但現在,已經是沒有關係的陌路人,從昌敏媽入院至今,已經不是單純看珍熙不順眼,而是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使出上層階級鄙視平民的眼神、態度,與其跟珍熙說話,昌敏媽寧願跟國組長,但與其跟國組長說話,昌敏媽直接拿出手機CALL OUT給她哥,很明顯的,昌敏媽非常善用階級打壓,如此狂傲,不把其他人當人看的昌敏媽,等著好了,看編劇會如何收拾!(→編劇,你懂我的暗示嗎?)

        昌敏媽把自己的夢想硬加在兒子身上,盼望兒子能趕緊當上醫生,讓她在醫生家族的地位有所提升,從不過問兒子想要什麼,而是不斷的把「她希望」成為兒子的唯一目標,所以當兒子六年前不聽勸硬娶了珍熙,昌敏媽完全崩潰了,什麼心血管疾病、什麼憂鬱症通通來,很明顯可以看出,昌敏媽在兒子、老公自家人面前,就是一貫的裝可憐,以退為進,甚至連吃過量藥劑入院,都能成為她接近「理想媳婦」的手段,而昌敏媽對不夠格的外人,就是一次比一次還要激烈摧殘的手段,甚至還有被害妄想,昌敏媽啊,根本不是地球人吧!

        其實,昌敏媽已經算是習慣性自殘,但她兒子、老公卻完全沒有警覺。昌敏媽就像小狗一樣,以為吠叫就能得到關注,如果有一天,昌敏媽又為了得到兒子的順從,而採取更激烈的招數,總有一天會出大事兒!

        第六集可以清楚發現,婆媳問題,其實最大的問題是昌敏媽她兒子、珍熙她老公的態度!

        沒錯,就是你,昌敏!!

        昌敏不是媽寶,只是他完全無法反抗老母,每次看到老母欺負珍熙,他心裡是非常不捨,但儘管很多意見,卻只能事後在老母旁邊喃喃悶唸,而當老母還是一副「老娘最大」的姿態,完全聽不進去兒子的勸,昌敏把老母欺負珍熙的惡行又一次用「無可奈何」來帶過。

        或許在昌敏小時候,昌敏媽就採取如此歇斯底里的教育方式,所以在這麼長久以來的訓練之下,昌敏變成:兒子不聽話→老母發瘋→害怕老母起神經→兒子聽話→老母溫馴,為了世界和平,昌敏習慣性服從。

        眼睜睜看著老母賞了一巴掌,昌敏卻只能跟著出去道歉,相信在六年前,昌敏也是一如現在,心疼,但第一時間的表現也就只有心疼而已,珍熙求的當然不會是母子反目,她只希望有個人可以在自己受委屈時,站在自己的身旁,幫自己說句話,昌敏一向只記得先安撫老母,讓災情不再加重,這是必然之舉,可惜仍舊不夠精細。如何得解?這問題還滿難的,因為昌敏媽不是地球人來著,大概只有都教授可以搞定吧!

        身為妻子的珍熙,為了維護丈夫與婆婆的感情,為了博得婆婆的好感,一而再的忍氣吞聲,把所有苦楚悶在心中,當心痛到不行了,昌敏是她唯一能紓解的窗口,然而當時的兩個人,一個是被家族遺棄、只能靠推銷藥品諂媚過活的一家之主,一個是被婆婆輕視、刁難,無處可紓壓的小媳婦兒,彼此都扛著無比沉重的壓力,兩個火山終究一起爆發,可真說是當時年紀小,不曉得即時紓解壓力的重要性,非得等到扛不住了,才讓好好一段婚姻,成為可悲的犧牲品。

        珍熙和昌敏不是不愛了,只是他們還沒學會愛情與現實的平衡點,單靠一方的努力無法圓滿,還需靠著彼此的交流,昌敏想著自己努力賺錢養家,多苦,珍熙想著自己備受婆婆折磨,多苦,光想著自己的苦,這兩個人苦在心裡,卻忘了另一半也一樣辛苦,所以當珍熙看見藥品推銷員的實際工作情況後,為什麼會出現驚訝的表情,因為她以為,昌敏一定是如魚得水,輕鬆自得,卻沒想像到過這是一份需要如此低聲下氣的工作,而昌敏何嘗不是如此?結婚後,總怪著珍熙連家務都沒法子處理得當,一直把無能、沒用掛在嘴邊,直到兩人站在同樣的環境,相較於昌敏的慌亂,珍熙居然可以鎮定地完成氣管手術,六年後的再見面,卻發現從未察覺、不小心被忽略、或忘記了的另外一面,昌敏和珍熙,不管六年前六年後,只要一碰見,就註定會被對方所吸引!

        管他什麼潔西卡,或者編劇好像要開始強化粉紅的國組長,一直可以觀察到的是,無論珍熙或昌敏,透過鏡頭帶出的視線,第一時間,永遠是珍熙找尋昌敏、昌敏尋找珍熙,然後自然而然的對上眼,最下意識的動作,最騙不了人!只要這兩個人站在同一個畫面,便會旁若無人「臉不變嘴動」的互相鬥嘴,若真的四下無人就開始「起腳動手」,好像整個急診室就只有昌敏和珍熙一樣,如此強大的氣場,可能連昌敏、珍熙都不自覺,如果跟他們說,可能還會默契十足的嘖一聲,別說笑了!

        只是會比較好奇的是,關於六年前他們的相愛,以及這六年間的生活,編劇不曉得會不會交代一下?實在很想知道,為什麼珍熙和昌敏會結婚?難道只是昌敏對老母的反抗?同時也很想知道離婚後的六年,這兩個人難道真的祇有埋怨對方嗎?哈,不過這樣的交代,好像比較適合拍SP吼?

        他們這次最重要課題,不是學習如何相愛,而是學習如何「共同」解決問題。無庸置疑,昌敏媽問題很大!

        第六集出現兩個緊急事件,一個是腹痛嚴重的外籍人士EMMA,一個是病情急速惡化的昌敏媽,珍熙,為什麼想要當醫生?透過這兩個事件,珍熙已有了蛻變。

        國組長以前也是救人至上,現在也是,只不過經歷了一些事情,讓他不再熱血沖昏頭,而珍熙這個傻醬石的出現,讓國組長像是看到從前自己不顧一切的模樣,當然珍熙的技術現在是完全沒得比,她光只顧著救人,居然還敢偷運超音波裝置,私下做診斷,好佳在她的頂頭老大是國組長,搞不好珍熙做的這些事情,國組長以前也幹過,半斤八兩,無怪乎申智慧會這麼說。

        (話說,我現在才發現,申智慧原來是外科的...)

        先前就因為氣管手術而被究責,珍熙情緒已經夠低落,沒想到此時又來了昌敏媽,完全百分之百難搞的VIP病患,新仇舊恨讓昌敏媽對待珍熙宛如殺父仇人,不曉得內情的國組長按往例指派珍熙負責昌敏媽的看護,卻沒想到把珍熙推上了火線,一個巴掌,一句句輕蔑的話語,把珍熙狠狠踢落谷底,把通訊錄通通打過一遍,喝著燒酒,拿著電話狂打,每一句話都刻意笑著說著,我是醫生,珍熙笑著,心裡慘慘哭著。

    我本來以為現在就很不同了
    媽 但好像並不是那樣
    就算重生
    我也只是吳珍熙而已

    因為那些踐踏我無視我的人們
    想知道到底醫生有多偉大
    有多偉大 所以才這麼小看我
    我也想當一次醫生
    這是我全部的理由

        珍熙在昌敏爸的支持下,拼命考上實習醫生資格,為了證明自己,第一次受到了稱讚,第一次獲得了肯定,然而沒能高興多久,殘酷便隨之而來,沒有想到自己的努力,仍然必須承受昌敏媽的厭惡,珍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點點自信心,狠狠被抹滅,然而珍熙自己從未察覺到的是,就算技術不足,她卻擁有天生的醫生本能。昌敏爸是第一個知道的,而國組長也發現到了!

        本來以為珍熙是因為反正要辭職了,所以才豁出去,大膽偷運器材那些的,但其實珍熙沒有想這麼多,她只是很單純想著,要如何診治眼前的病人,因為珍熙的堅持,才讓EMMA能夠及時接受手術,也因為珍熙的憨膽,讓國組長又再一次為病患出手術費,怎麼看都覺得國組長應該是珍熙失散多年的大哥吧!→瞬間對製造兩人粉紅的期待破滅,國組長你當好大哥就算了吧!
    
        國組長和申智慧之間,直得玩味,而且感覺起來,國組長在申智慧面前的表情都很可愛耶!那個嬌羞的癟嘴是什麼意思!!!國組長你也太古椎了!好啦,編劇別忙著幫國組長和珍熙製造粉紅,申智慧也很優說!→這個角色很令人崇拜啊!一干女角中,最具聰穎、魅力的代表!(那珍熙是?)

    世界上沒有這麼完美的醫生
    這種醫生只是存在於電視劇的幻想
    把生死攸關的人用最大努力救活的人
    這才是醫生

    妳為什麼被她欺負還想救她
    不知道
    當然不知道了
    因為妳現在還是個賤民
    這就是醫生的本能
    所以把寫辭職書那脆弱的心拿去餵狗算了

        苦讀六年,讓珍熙堅持下來的,就是一股不服輸的心,想要證明給所有看不起自己的人們看,珍熙卻在一連串的打擊後,退縮了,輕易遞出辭呈,她認為的是,自己存著另有所圖才當醫生的心態,是不夠格成為醫生的,然而國組長說清楚講明白,其實珍熙從當上實習醫生以來,便用實際行動來證明自己擁有成為醫生的資格,救人是醫生的天職,而珍熙卻是在理解之前,就已經做到了。

        為什麼想當醫生,一開始,珍熙是回答不出國組長的質問,當珍熙回答出來時,就代表,珍熙不一樣了,她想當上醫生,然而真正當上了實習醫生,比起順利完成實習,她更專心於病患,雖然不曉得國組長的一番話,能讓珍熙放下多少執著,能讓珍熙不再因為昌敏媽的小看而喪氣,但可以知道的是,其實珍熙比昌敏,更是天生的醫生。光從兩人面對臨場急救時的反應,昌敏確實無法像珍熙一樣穩住,而珍熙是一個除了救人,什麼都不管不會在意的頑石,就連恐懼也無法凌駕(當然技術是絕對必要的啊!珍熙妳要努力再努力)

        只是可惜,這社會的定律就是,情感優先的珍熙可能只會像國組長一樣,永遠都卡在一個位置,而昌敏必定可以不斷往上,攀到最高層。

        咦,原來第六集的重點是國組長和珍熙啊!難怪想說,昌敏和珍熙的粉紅都沒寫到,好吧,因為昌敏這一集的表現實在太弱小,被國組長搶了很多戲份(說教的鏡頭比較多),唯一直得讚賞的就屬:雪天奔車尋父吧!其他的表現,差強人意!

        這一幕,其實有被騙到,本來還以為昌敏驅車疾駛是為了趕赴亞凜的約會,差一點大罵,好你個昌敏,老母才剛急救回來,就急著找妹!但事實上,昌敏真是個好兒子,為了老母跑去找隱居研究的父親,還差一點發現了老爸和珍熙的交情,怎麼感覺珍熙送的聽診器以後還很有戲?

        本來以為昌敏對老爸應該是怨言頗多,但好像昌敏也很能體會老爸的無奈,手心手背都是肉,兒子夾在中間實在難為,勸不到老爸,乖乖回報,老母和老爸,都很難喬。

        結果最後,這部戲的所有人全都聚集到了酒吧?

        珍熙,又完全爆走了!媽啊!

        第六集請來了Gary客串,連我這個從沒看過《RM》的人,居然還知道「週一情侶」啊!!還趁機十指交扣!!(這是真愛是真愛啊!XDD)只是這個代駕司機有點亂入,因為通常劇情演到這兒,不是都會讓國組長來個溫情相送,然後再讓喝醉的珍熙來點噴笑的舉動,順勢帶點粉紅的橋段,反而只讓國組長遠觀,唔,果然Gary還是強大些!
《急診男女》EP6《急診男女》EP6

        雖然很不想寫昌敏媽,結果前頭還寫了這麼長一篇...老天爺,快點收服昌敏媽吧!

        第六集出現了兩首新曲,不曉得哪一首歌將在2月21日率先發表哩?亞凜聽的那首也很好聽說,但感覺PART3應該是屬於昌敏的歌,期待一下。

       P.S.追加,居然忘記寫「찐드기」啊!
《急診男女》EP6 

       因為天使沒有翻譯,所以只好自己來查,看網路、網友資訊,「찐드기」是由「진드기」衍生出來的辭彙,「진드기」(jindeugi)是壁蝨之類的小蟲子,而「찐드기」(jjindeugi)就成了死纏不放的傢伙,而吳珍熙的名字是「오진희」(ojinhui),取「珍」(진)的音,所以珍熙對昌敏來說,就是甩也甩不掉的麻煩蟲!應該是帶有埋怨又帶有點...小親膩的暱稱吧~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