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集:可以站在被害者立場的,就只有檢察官而已不是嗎?

        事件:議員兒子蓄意殺人

        第二集,久利生受理議員兒子的「自我防衛」事件,根據調查書記載,因為與死者擦身而過起口角爭執,議員兒子遭到死者攻擊,而後死者不小心跌下長階梯致死。受到了高人-板上律師的指點,議員兒子接受久利生質詢時,完全發揮了「沉默權」,隻字不提,也不理會,同時間,板上律師似乎打好如意算盤,想必可以將議員兒子無罪釋回,搬出鍋島次檢察官的交情,給予牛丸部長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對於事件證詞產生懷疑的久利生,跑東跑西,跑到各個證人的家裡聽取證詞,對於兩位證人的言詞,完整、巧合的一致性,反到使久利生更加懷疑證詞的正確性,而後又跑到死者工作的和果子店,面對雨宮的質疑,久利生表示:「已經死了的被害者,沒有辦法在法庭上證言,所以能代替他說話的,只剩下我們了不是嗎?」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來到了案發現場,發現了在調查書沒有紀錄的拉麵攤販,使整個證詞大翻身,儘管備受壓力,但久利生依舊將議員兒子移送法辦。帥!

        有趣的依舊是,城西支部檢察廳成員的互動,中村美鈴檢察官和芝山貢檢察官之間的不倫戀,因為剛好遇到兒子的生日,卻忘記與美玲約會的芝山,為了安撫美玲,還特地偷打電話給美玲謝罪,並且將約會往後延至九點,不巧被他的事務官偷聽到,而一直幻想是雨宮男朋友的江上達夫檢察官,特地買了一張高達4萬2千元的K-1門票,藉此邀請雨宮約會,誰知道一切的精心安排,全被率性而為的久利生給打壞了,這一群人,通通,都加班到12點,什麼社交舞練習、晚餐約會、聯誼、K-1比賽,通通隨風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每個人的「閃」功一流,遇到事情,馬上閃個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宮想要成為檢察官,我覺得,跟在久利生身旁做事,反到可以學到更多更「正統」的檢察官態度,只不過,當久利生出去調查時,城西支部檢察廳的其他人,就必需分攤久利生的工作,這樣一來,不就不能仔細的調查負責案件了,可能,就只是戲劇囉!別太鑽牛角尖XD

        久利生,實在毫不掩飾對於雨宮的好感呀!第一集就猛盯著人家看,還說什麼:「好像水煮蛋」,這應該是稱讚吧?然後又盯著摘下眼鏡的雨宮,雖說真的很迷人,但這位先生你可以擦一下口水嗎?XD第二集,久利生又說了一次,還是摘下眼鏡的雨宮好看,雖然這部戲比較不強調愛情戲,不過這種微妙的對手戲,也是《HERO》的最大看頭!

        第二集購買:腹肌健身器,居然還因為使用腹肌健身器流汗,而導致感冒,啥呀!久利生可真是有趣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集什麼都有酒吧,終於開賣怪東西,首先是久利生的「牛肉湯」,因為感冒食之無味,而後雨宮幫九利生點了「蛋酒」,感覺,好像不好喝喔?

        「檢察官是找麻煩的人,律師是保護人的人」這句話出現在第二集的事件中,挺有趣的,我記得後來還有一次與律師對決的事件。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