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吻的心得。

       直樹,形容詞,可用來形容一個人智商極高、對人處世皆冷漠以待,但只對一個女人專情、發火、失控。

       愛,不是由彼此的互相凝視所組成,而是兩個人一起向外看往同一個方向。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---《人生的四大秘密》  Adam J. Jackson 著/周思芸 譯


       還記得,偷跑出瑪莉和阿巧婚禮的江氏夫妻,直樹神秘兮兮的領著湘琴,坐上了加長型轎車,來到了一個小型停機棚,直樹與湘琴的渡蜜月,這才真正的開始,雖然只有一天,但好過被程咬金打擾。
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飛到空中,就不怕有人忽然出現打擾我們!

       直樹果真是天才,就算瑪莉想出來攪局,除非她跟阿巧租個滑翔翼,然後飛到小飛機旁,但我相信她倆還沒那麼不要命!(笑)

       直樹與湘琴坐上了小飛機,肯定別有用心,直樹在飛機上,屬於小倆口的時間,不忘給予湘琴開示,他的老婆,袁湘琴,今後將不再是一個人的努力,未來靠的是兩人的同心協力。
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只有飛的這麼高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才知道這世界有多大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才知道我們該做的事情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還有很多很多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回頭去想生命的意義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才發現我們自己無知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把眼光放的更遠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好嗎!


       湘琴一直把目光集中在直樹身上,她只懂愛直樹,為直樹努力奮鬥,但直樹更希望,湘琴除了愛他,還能發展出更多的可能,畢竟,這艘同心船,需要靠著兩人的划槳,才能夠平穩的邁向未來,一個人,只會讓船遠離了航道,湘琴除了愛直樹,也希望她能夠愛自己,為自己打拼,為自己努力,兩個人同時的成長,互相輔佐,互相拉拔,這才是夫妻的意義。

       度完蜜月後,直樹便一頭栽進了研究室,花上加倍的時間,就是為了追回進度,即使,他的親親老婆因此冷落了,但直樹相信,湘琴應該要懂得,可惜,直樹還是太高估了湘琴的理解力。(還是,直樹以為每個人都跟他一樣天才?)

       湘琴,她不笨,只是需要時間來了解,當她得知直樹還沒去戶籍登記,醜小鴨的自卑心態,又湧現而出,擔心直樹是不是想退貨,擔心直樹是不是根本不認她這個老婆,想東想西,庸人自擾,還外加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阿金先生,明明就是小倆口的事,也能鬧得全校皆知,真不虧是江氏夫妻!
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我原本以為你會帶給湘琴幸福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才這樣睜一隻眼閉一隻眼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把她讓給你的


       還記得那個第二名周傳津,在下集預告曾說,不管再怎麼激江直樹,他都是那副死相臉,關於激怒直樹,這可得要請教請教阿金達人了!這個阿金,人家都已經「完房」了,還敢大咧咧的跑到親親老公面前嗆聲,說啥「讓」,這可不得了,就算冰山如直樹,豈可容忍這個小阿金來自個兒的地盤鬧,從充耳不聞瞬間怒火中燒,湘琴此時又補上一腳,可就真的把直樹完全激怒,原來,天才被激怒,都是這麼口不擇言的。
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如果妳這樣想的話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那就算了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妳這樣想的話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我們連結婚登記都不用去了

      
       這個直樹,實在是說話不懂委婉,尤其此招更是狠狠重擊了湘琴,但妙就妙在,當直樹兇完,走回研究室吃他的愛妻便當時,打開便當,看到心型香腸的那抹淺笑,可就充分表達了直樹對湘琴的心意,儘管邊吃邊挑剔,但我相信,直樹一定還是把那份便當吃個精光,親親老婆下廚的,怎有剩下的份。

       直樹他根本沒辦法生湘琴的氣,就算他的老婆理解力差,不明白直樹這些天的努力是為什麼,但他依舊無可奈何,還能怎麼著,她是我的老婆呀!
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爸爸知道    妳一直把直樹放在心裡面最重要的一個位置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可是妳確定妳要一直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都是用妳自己的想法
                自己的價值觀念去對待他嗎?


       湘琴這個傻丫頭,自顧自地沉浸於不安的情緒中,一直用自己的認為,來猜測直樹的真正想法,這樣的想東想西,到最後只能得出更沮喪的心情,直樹為什麼一直沒去做戶籍登記?

       直樹很忙很忙很忙,忙著研究,忙著補進度,那段抽空的蜜月,原本狠一點,他可以拒絕的,但直樹沒有,因為他知道,湘琴最是期待兩人的蜜月,直樹不忍心看到湘琴的失望,於是他暫時放下了學業,為了完成湘琴的願望。

        即使到了關島,依舊可看到直樹啃書的情景,直樹會為了自己想要的努力,並且一定要達到目的,就算吃力,又如何,他有絕對勝利的自信,但也不會自恃其高的懈怠,他人生中唯一失算的,應該就是「湘琴」這個不安定因子吧!以為湘琴會愛著守著他一輩子,豈知傻傻湘琴居然要投入阿金的懷抱,錯愕也隨著覺醒,讓直樹化被動為主動,跟湘琴求了婚,如果投胎前可以做人生計畫,我相信,「湘琴」這兩個字,應該是上帝偷偷放上來的。喔不,應該是月老才對,因為湘琴要代替月亮征服你!(冷=口=)

       本集的最後,西裝筆挺的直樹大人,英姿煥發的來到了網球場,找到了他的親親老婆,愁眉苦臉的湘琴,看到直樹,竟是一股腦的害怕,直轉頭不敢看,直樹喚了兩聲:「湘琴」「湘琴」,接著以唇語說:「走」,直樹闊步走在前頭,還不忘停下來等著湘琴,小小的舉動,簡短的言詞,便已經說明兩人的親密,無堅不摧。

       直樹帶著湘琴來到醫學論文的發表會,整個會議停下來,就等著直樹帶著他的老婆出現,直樹直起麥克風,開始了一連串的醫學報告,湘琴傻呼呼的不懂,但直樹卻直盯著湘琴,眼神傳遞著:「我就是在忙這個,妳知道了嗎?」讓湘琴能參與最後的成果發表,同時也解釋了最近的忙碌。
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你是天才呀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天才就可以當醫生啊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當了醫生,就可以醫治很多很多人的病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到時候啊 就不只是阿諾囉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還有很多很多生病的人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會因為你高明的醫術而恢復健康
              這樣不是很好嗎?


       不曉得我有沒有記錯,阿諾,這個男孩,是個心臟病的孩子,也因為他,湘琴向直樹提起了當醫生的可能,而在這場論文發表中,直樹有關於罕見疾病的研究,或許就是告訴湘琴,他正在朝著這方面努力,當初湘琴說的話,直樹記住了,也付諸實行,湘琴,妳還記得嗎?

       看到下一集的預告,湘琴跑去當實習老師,這一段,很有趣,同時也可看到直樹對於老婆的呵護,至於詳細的,就等著播出了!

       一個事件一個事件的處理,每次都將事件的甜蜜結尾,放到下一集的開始,讓觀眾先甜後苦,然後再甜蜜,真折磨人呀~慶幸的是,目前還沒有拖戲的感覺...繼續保持下去。我真的真的很期待,最後一集,劇組會怎樣的呈現呢?

       喔對了,第二集出現的「直樹&湘琴*愛的小窩*」部落格,還真的有架設喔!最妙的是,阿金和直樹回覆的留言,實在太好笑了啦!留農和純美的留言,就真的像是好朋友那樣,希望部落格能繼續活躍下去!

       P.S.最後,來個法律資訊,關於劇中,直樹和湘琴還未登記戶籍一事,跟據96年明定修正的民法第九百八十二條的規定:「結婚,應以書面為之,有二人以上證人之簽名,並應由雙方當事人向戶籍機關為結婚之登記。」因此,儘管直樹和湘琴有舉辦婚裡,但只要還未辦理戶籍登記,法律上兩個人的婚姻關係視同無效。

        而根據戶籍法規定,結婚後三十日內未去辦結婚的戶籍登記,可依該法第五十三條的規定,處以新臺幣三百元以下的罰鍰,但罰過以後仍然可以辦理結婚登記,所以結婚的效力絲毫不受影響。

       ※更加完整的資訊內容,請連結至http://www.coa.gov.tw/view.php?catid=13016

       總之,直樹,你還是快點去登記戶籍吧!湘琴快發瘋啦~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