包含劇情,可能說到案件。

《BORDER》EP1

         儘管是案件偵辦的作品,卻不是很推崇將犯案手法、過程鉅細靡遺的重現,儘管很能展現編劇的.....創意(?),著重在破案,反而更有警惕性,是啊,真的被模仿犯罪給嚇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《吸血鬼檢察官2》趙法醫:「世上不可能有絕對犯罪,人們總會為了隱藏自己的罪行,必然犯下另一個罪行」

        人不能太靠勢,我說。

        這是期盼別人死亡帶來的報應,石川如是說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 

        石川這次偵辦的是卸任刑警槍殺命案,辦案前的儀式,抵達案發現場,必先繞繞四周圍,好巧不巧,一個詭異形跡的男子走過,石川頻直覺反應肯定有鬼,三步併兩步,順手拿出 警徽的同時...另一個男人走了出來...拿著槍。

        這裡的鏡頭,止不住的一嚇,黃雀現身完全出乎意料,對石川來說,更是靠妖中的靠妖。石川注意力只放在眼前的毛帽男,沒想到狠角色另有其人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       靠妖...這是宗槍擊案,但是石川正沉溺於有案子可以辦的喜悅中,完全忘記了。

        接著,子彈如彈珠台一樣,在石川腦袋中不斷得分。咳,當然沒有這麼娛樂性,子彈離奇的貫串而入,然後停於腦中。

        一直研究子彈的射入方向,開槍幾乎是零點幾秒的時間差,正面朝著犯人的石川,瞬間作出反射動作,朝右偏移,讓子彈從右邊太陽穴打入,不得不說,石川的反射神經驚人,簡單形容就是:奇蹟。

        子彈進入腦中後,並不如最理所當然的結果:從左邊太陽穴竄出,反而是沿著頭顱來個不可思議的迴旋,然後因為腦底動脈的摩擦,阻礙了子彈的行進動力。不得不說,石川的腦袋殼硬度驚人,簡單形容就是:奇蹟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       石川清醒了,但腦袋中的子彈卻沒取出,儘管主治醫生建議,可是石川不願再次承受死亡的感覺,於是這顆破案的關鍵子彈,就這麼留在石川腦袋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異常,至少現在是活著。

        看過了不少死而復活後見鬼的作品,石川堪稱最冷靜的一個,與上司在醫院外的公園坐談,忽然的劇烈疼痛,一個抱著大熊玩偶的女孩,靜靜地看著石川,鏡頭一轉,上司的視野內,卻是空無一人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       活著的人比死去的人還可怕,主君說。

        石川以腦袋的子彈跟高層交涉,重獲回到現場辦案的機會,復歸的首宗案件,便是一家三口的滅門血案。

        原以為醫院的小女孩只是巧合,然而一個可愛小男孩,對石川說著無聲的話。

        這部戲的鬼魂算親民,沒有畫恐怖的鬼裝,也沒有歇斯底里的吼叫,反而比活人還要平靜,或許這一家子是特例,不曉得後面幾集的鬼魂,會不會有不同的現身。

        不求什麼,只希望能逮到殺害全家的兇手,於是當石川走進案發現場,這一家子通通現身。是說,石川真的很淡定,即便是跟鬼魂講話,也能掩飾得非常自然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       似乎頭痛的刺激程度,是有差異的,如果鬼魂第一次出現,就會超級超級痛,之後便逐漸微弱,只是看到石川抱著頭的模樣,加上會起雞皮疙瘩的尖鳴聲,隔著螢幕完全能感受到那種刺痛感...

        石川很明白,光靠「鬼話」無法逮捕真正的犯人,所以,被上司稱讚「很乾淨」的石川,找上了班長專用的情報份子,在對方的試探下,石川完美過關,一個看見犯人的目擊者便如期出現。不只生死,黑與白、善與惡的界線,石川死過一次後,已經豁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說之以理,動之以情,誘之以利,脅之以力

        這次最精采的,莫過於「動之以情」,石川的搭檔立花刑警疑惑著為何不在局內訊問嫌犯?MAA→大概石川就這種神情。

        一張丈夫遇害的照片、再一張妻子遇害的照片,緊接著,石川看了一下手錶,從資料夾中,取出一張照片,沒有立即亮出來,反而背面朝上,壓在靠近自己的桌邊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
        原來窗邊能見到幼稚園小朋友放學的景象,滅門血案中的小男孩也差不多這麼大,望著窗外的孩子們,石川這時順勢把壓著的照片翻開,一張小男孩遭刺殺的照片,女人天生的母性,已經無法對真相再做隱忍。

    奪人性命
    就是奪走那人的過去、現在、未來、所有一切
    也奪走那人的記憶
    連同他家人、朋友的記憶

    再也無法這樣歡笑


        最後一張,全家人的合照,搭配石川的真情流露,雖然不是很理解,石川的眼淚,是不是工具。這裡的石川,讓我想到了《緊急偵訊室》的真壁。然後立花先生,你光盯著人就可以辦案了嗎?

    我曾一度死而復活
    而且做著能幫死者沉冤得雪的工作


        不曉得為什麼,石川的這段宣言,有種似曾相識。

        最後,日劇的解剖很少在閃避,雖然還是有點顯假,比較好奇的是,現在驗屍已經不是穿隔離衣那款的嗎?或者這是比嘉驗屍團隊專屬的造型??看到穿著長靴款的雨鞋...當下絕倒。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 

        應該是每次驗屍都會聽古典音樂,雖然沒有這麼好耳力、好素養聽出是哪位大師的作品(唯一肯定的是:第一集的不是貝多芬),但因為樂曲中的某個橋段(立花刑警出去接手機之後)讓我熊熊聯想到了《花與愛麗絲》芭蕾獨舞的配樂〈ウヲアイニ〉,顧不得戲看一半,又跑去找了愛麗絲跳舞的片段來看,呵呵,好美喔...

        咳,最後居然偏題了,但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 以上。

        本集來賓:

        清水美沙飾演保險業務員,貴志之母、小柳友飾演倉橋貴志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       滅門一家:夙川原子飾演澤田哲郎、伊藤久美子飾澤田美雪、中野遙斗 飾演澤田 亮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       村田充 飾演宗教成員-西山、加藤パーチク飾演宗教成員-早川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       志賀圭二郎飾演目撃者、大津苺花飾演醫院抱熊小妹妹
《BORDER》EP1《BORDER》EP1

        ジェイミー夏樹飾演第一集結尾案件的死者
《BORDER》EP1 

        第一集試寫,還沒確定要用怎樣的方法紀錄《BORDER》,第一集想了半天,無法下手,嘗試看看,第二集再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 既然偏題,那最後再偷渡一下獨舞片段好了(旋轉)
   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啊~梅子嗑戲劇

啊~梅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